<wbr id="yewof"><del id="yewof"></del></wbr>
  • <u id="yewof"></u>

    <meter id="yewof"><bdo id="yewof"></bdo></meter><meter id="yewof"></meter>
    1. <span id="yewof"></span>

        <span id="yewof"></span>

      1. <s id="yewof"></s>

        <span id="yewof"><wbr id="yewof"><bdo id="yewof"></bdo></wbr></span>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關于我們

        行業資訊&企業動態

        富士康蘋果三星跑印度建廠,中國手機產業鏈的危機與反思

        發布日期:2018-07-26瀏覽量:0
        不久前,三星在印度諾伊達建成了新的手機工廠,這也是三星在印度開設的第二家工廠,按照官方說法,這將是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手機工廠,將實現每年最高1.2億臺手機的產量。在此之前,三星曾在中國大陸等地投入過不少的生產資源,但隨著國內市場增長放緩,三星同樣將目光與戰略重心放到了印度市場。
        在過去一兩年,蘋果與富士康以及一眾國產手機都有在印度投資建廠的計劃與行動。早在去年,蘋果就重點欽點緯創在印度代工新一代iPhone。一方面緯創正在擴大其位于印度新德里近郊的ODM手機工廠的產能,除此之外,緯創正在印度班加羅爾新建一座手機制造工廠。在今年1月,來自印度兩位政府官員的消息稱,緯創(Wistron)即將與印度政府簽署新的土地租賃協議,新土地將主要用于建設新廠,為蘋果代工更多型號iPhone。
        早在2016年,富士康集團就已經和印度地方政府簽署了協議,將投資50億美元建廠,去年12月,消息指出富士康計劃在印度孟買附近的加瓦拉爾-尼赫魯港經濟特區(Jawaharlal Nehru Port Trust)投資600億盧比(約合人民幣61.54億元),建設一家200英畝(約合1214.06畝)的工廠。富士康表示,此工廠能夠向當地提供約4萬個就業崗位。
        而從國產手機廠商來看,幾乎所有的中國手機廠商都在印度設立了工廠,vivo、OPPO、小米、金立等,就紛紛在印度投資建廠,其中小米已經擁有兩座工廠,今年4月份時表示,將在印度再建三家工廠。更多的建廠與供應鏈配套的建設均在規劃之中。
        印度迎來一波強化產業鏈地位的機會
        從這些信號看出,印度在未來幾年可能將轉移中國的部分手機制造產業鏈至印度,從而使得印度制造的手機生產與組裝、研發能力得到強化,這反過來可能會導致中國手機制造業的競爭力被削弱。
        一方面,手機制造業產業鏈的轉移會有幾個驅動因素。一個是業務與需求驅動,也就是說,中國市場已經出現了飽和,增量空間不大,換機需求放緩,但印度市場還有巨大的人口紅利。印度有13億人口,智能手機普及率才30%,人口紅利在哪,需求在哪,工廠與手機制造業相關的配套設施就會在哪。
        其次是印度政策歡迎外商投資建廠。印度政府為吸引廠商在印度本地化,對手機關鍵零部件進口增加關稅,這樣電子廠商就有了更多直接在印度投資辦廠的理由,并促進當地就業。而印度無論是土地租金、人力成本、設備成本均更為低廉,而相反,國內高房價、高人工成本、物流成本限制廠商建廠意愿。因此原本屬于中國市場的手機制造業產業鏈轉移到印度或許已經是不可逆的大勢。
        手機廠商的投資建廠帶動印度形成手機制造業產業鏈集群。這種手機制造業產業鏈集群在中國過去是經歷過的。
        在智能手機市場發展的早期,中國由于經濟發展與人口龐大,是全球增量空間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制造業成本手機廠商為爭奪中國市場的人口紅利,在中國設廠。為方便實現本土化生產研發、出貨、銷售與市場、渠道擴展,與手機產業鏈的相關配套也逐漸建立起來。于是蘋果在中國市場大規模投入,形成了以富士康代工廠為首的供應鏈集群。
        在現代經濟中,產業聚集決定著制造業的地位,根據一份統計顯示,iPhone原材料及零件供應鏈來自于31個國家,其中中國的供應商數量最多,達到349家,蘋果手機里面的攝像頭模組,PCB線路板,天線,FPC柔性印刷線路板,揚聲器,觸控馬達,玻璃蓋板,玻璃后蓋,金屬結構件,精密連接器等都有中國供應商供貨。這使得各大蘋果供應鏈廠商都必須得在中國設廠。比如臺灣51家供應商有152家工廠,其中114家在中國大陸。美國47家供應商有217家工廠,其中69家工廠設在中國。
        但如今中國市場已經通過5~6年的時間的快速發展走到飽和,已經沒有太大的增量空間。當前最大的增量空間在印度,根據Cisco Systems的一項研究,印度2021年將有7.8億部互聯智能手機,而2016年則為3.59億部。
        印度可能因此將迎來一波強化其手機產業鏈實力的機會,數據顯示,目前在印度設廠的手機相關企業近百家,未來3-5年,手機核心部件廠商也將逐步向印度遷移。印度也可能將復制中國此前走過的路,將會逐步而緩慢的實現手機產業鏈集群。
        中國手機產業鏈的危機感與制造業的反思
        在當前,美國大喊制造業回流,富士康蘋果三星紛紛將工廠轉移到印度,事實上,對于中國的制造業是一種預警。
        制造業屬于實體企業是中國經濟組成不可缺少的部分。與印度一樣,中國也是一個人口大國,就業乃是經濟穩定之保障,而要制造業是一國就業之根本,如果沒有制造業中國經濟會出現大面積資金外流。
        在手機行業,手機零部件的生產制造對整體制造業轉型升級有著重要示范作用,因為國內制造業一直被給人一種廉價、落后產能、低端血汗工廠的印象,長期以來已被污名化。當下中國的年輕人越來越不愿意流入制造行業。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后此前也抱怨過:實體經濟稅費比較高,利潤率很低也很辛苦,很多人不愿意干實體經濟。而在智能手機行業,
        對于印度而言,盡管目前面臨著熟練技術工人的難題,但各大手機巨頭紛紛將重心轉移到印度,印度有機會吸納到更尖端的科技人才,加快發展印度手機廠商自行組裝、研發、制造智能手機能力。比如我們看到過去富士康落戶河南鄭州之后,就在鄭州帶動了整條手機生產線上下游的產業,圍繞鄭州的工廠群的產業聚集緩慢成型。對于印度來說,當各大廠商落戶該地之后,印度也有機會參與到手機制造業的上游研發環節之中,驅動整體創新力的提升,帶動手機生產研發的上下游的產業。
        過去聯發科也曾表達了對印度市場的期待,表示系統整合芯片的主戰場已從需求明顯減緩的中國轉移到印度、東南亞等地。因為該地的換機需求將帶來很高的成長率。
        而在中國市場,則呈現了另一種趨勢,早前有從業人士坦言,2016年以后的生產的手機機種,從主控芯片、內存芯片到攝像頭模組和顯示與觸摸模組等核心器件,都出現了性能與產能過剩的趨勢。而目前在印度與南亞市場上,對這些核心器件有更深度的需求。印度與南亞市場的模組售后采購訂單比例,幾乎是手機組裝工廠模組采購訂單的1~1.5倍以上,這個比例未來還會更高。這對中國手機產業鏈而言,并非利好消息。
        早在2014年,印度莫迪政府就在大張旗鼓地提出“印度制造”的口號,打造世界制造中心是印度基于當前國情與未來戰略目標。在今天來看,印度制造也在逐漸顯露出成效。
        從印度智能手機的市場份額來看,包括印度本土的Lava、Intex、Micromax等品牌,以及中國手機品牌廠商聯想、小米、OPPO、vivo 等在內,價格低廉的 Android 手機仍然是市場中的主力。
        盡管印度本土手機廠商Lava、Intex、Micromax 等品牌遭遇國產手機的蠶食,但是其本土手機品牌與三星、國產手機一起構成了印度市場出貨的主力,過去印度手機市場在與國產手機競爭中在技術與產品質量層面敗下陣來,也源于印度缺乏本土的供應鏈代工產業集群,許多印度本土廠商比如Micromax 都是依賴深圳代工廠代工再在印度組裝銷售,但隨著印度本土產業鏈的發展,印度本土廠商還有機會。
        對于蘋果三星而言,中國市場依然不能放棄的市場,但是未來的戰略轉移或許會導致中國手機產業鏈受到損傷。這值得國內反思,那有沒有應對之策?很難,因為中國不像美國,盡管美國制造業本身在衰落,但在技術研發與積累以及產業鏈話語權層面,一直處于頂端。中國的制造業并非是美國那種自然發展到頂端之后順理成章進行全球化擴張之路。而是制造業的工業基礎與科技發展水平尚處于發展階段之時,資本和勞動力與人才卻正在加速遠離制造業,繼而流向房地產與互聯網行業、金融行業等來錢快的領域。
        手機產業只是制造業逐漸外流的一個信號,有三個趨勢值得注意。
        一個趨勢是三星、東芝、松下、索尼等制造巨頭都在考慮縮減在華資本,將目光放到成本更低的國家上。
        另一個趨勢是美國也在喊美國制造,搶奪原本屬于中國的制造業資源,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人從來沒有放棄制造業,美國制造業一直是美國國民經濟強有力的支柱,數據顯示近年來回流美國本土的制造企業一直在增長。還有就是,國內大廠也在往外跑,當然這也是基于開拓國外市場的需要,展開全球競爭的需要。
        但需要反思的是,在制造業向工業4.0時代邁進的時間風口,低端制造業外流是不可阻擋的趨勢,但目前的問題是,我國的制造業土壤、成本、氛圍和技術水平依然不足以支撐高端制造業的發展,如果相對成本更低市場需求更大的國家而言,國內又缺乏在上游技術層面的絕對主導優勢,那么未來或將有更多的優秀制造實體廠商跑向更具紅利的國家,這些國家制造業的供應鏈和產業生態一旦形成,也就意味著形成了一個適配各大廠的新的“產業公地”,這相對也是在削弱國內的產業鏈集群的競爭力,這留給我們的不僅僅是反思,更多的是危機。

        深圳市宏達秋科技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80599號-2     設計支持: 聯合創智